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综合金沙现金网 > 

乐天男生程伟涛

责任编辑:张丹萍 台州在线 台州网络电视台 发布时间:2013年07月21日 17:37 阅读次数:197次
  • 精彩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
  • 往期节目
正在加载…
"扫一扫" 随时随地看台州在线
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,下载无限台州APP用手机扫描上面的二维码,您可以关注《台州在线》微信公众号
    字号: T | T

      新闻有看点,王庆天天见。每年高考结束后,我们都会听到一些品学兼优的贫困生的故事。今天王庆要讲的这个应届高考生,他叫程伟涛,黄岩院桥人。今年他考出了645分,比一本线整整高出28分。看到这个成绩,程伟涛是又喜又忧。喜的是,多年的勤奋和坚持终于得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分数,而忧的是,上大学的那笔开支,对他,和他的家庭来说,简直是个天文数字。伟涛自小母亲离家出走,3岁那年,父亲又因为一场交通意外失去了生命。自小,伟涛就和奶奶相依为命。风风雨雨走过了19年,而今又要面对大学高额的学费,这道坎他又将怎样迈过呢?

      程伟涛:“锄地,帮奶奶减轻一点负担。”

      程伟涛说,高考结束后,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自己就在一个工厂里找了份活干,本来帮奶奶做完农活,就要赶到厂里去干活了。见我们来了,程伟涛就打电话向厂里请了假。

      程伟涛:“吃住都在那边(厂里),一天大概工作11个半小时,我跟奶奶说,我出去了,她就不用出去了。”

      眼前这间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平房就是程伟涛和他的奶奶居住的地方。前面是卧室,放了两张床,后面是厨房。除了一台老式的电视机外,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。77岁高龄的奶奶是程伟涛唯一的亲人。程伟涛告诉我们,在他出生8个月的时候,母亲离家出走,而在他3岁那年,一场车祸夺去了父亲的生命。爷爷早年去世,记忆中只有他和奶奶相依为命。伟涛说,小时候,为了养活自己,奶奶起早贪黑,一天能挣个30来块钱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    程伟涛奶奶周彩领:“5点左右就走出去了,6点钟就到厂里了,路上黑乎乎的,要一个小时走。”

      等奶奶下班回家,已经是晚上六七点钟了,看着奶奶满头的白发和疲惫的身影,当时还小的伟涛甚至会流下泪来。

      程伟涛:“就感觉真的挺心疼奶挠览诺锹糭痰摹!

      随着年岁的增长,对一个老人来说,找一份活干已经不再那么容易。程伟涛清楚的记得,上中学时,奶奶没了工作,自己连在学校吃饭都成了问题。为了减轻奶挠览诺锹糭痰母旱#涛疤未蟮ǖ呐艿叫3な遥昵肭诠ぜ笱АP7狡评疤伟才帕斯ぷ鳎桓鲈履苣玫搅桨倏榍谋ǔ辍

      程伟涛:“虽然奶奶找不到工作,也不用那么去奔波忙碌了。”

      说到孙子,奶奶也很自豪。从小到大,伟涛都非常优秀,不仅成绩好,而且还是班级学校的学生干部。孙子也很孝顺,为了自己,程伟涛放弃了去省外上更好的大学的念头,选择了离家较近的杭州师范大学的数学专业。

      邻居王彩花:“他读书好,老师都说他好。我们也都说他挺好。他都会吃苦,这个小孩子。”

      邻居潘女士:“涛奶奶把他带到这么大,也不容易的。”

      在和程伟涛的交流中,我们常能看到他脸上的笑容。他说虽然自己是个孤儿,但是身边充满了爱,不管是邻居、老师还是村里的干部都对他十分照顾。

      程伟涛班主任张杏娟:“他自强,并且他很自信,并且他的毅力非常强,哪怕很辛苦,他也很努力的去做。”

      眼下,除了等待录取结果,程伟涛告诉记者他最担心的就是学费。面对这样的困难,程伟涛会怎么做呢?

      刚才说到,程伟涛虽然高考成绩很棒,但是因为程伟涛家境贫寒,他最担心自己付不起学费,因为暑期打工即使能赚2000元工钱,但还不够支付入学的费用。可是,大学梦,这个倔强而乐天的男孩,从不曾放弃。

      程伟涛:“奶奶告诉我别人帮助我,我也要帮助别人。都说男儿当自强,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帮奶奶撑起一片天空,如果有能力的话,以后可以帮助更多的人。”

      面对人生中的新的一道坎,这个早当家的男孩让我们看到了他的乐观和坚韧。乐天男孩程伟涛,对于生活的磨难,他坦然面对,对于社会的帮助,他铭记在心。我们也希望能凝聚力量,共同托起这个男孩的梦想。我们的热线电话是81108110,期待汇聚一份力量,成就男孩的梦想。在说完程伟涛的故事后,王庆不仅要问,为什么现在大学的学费如此之高?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普通家庭的孩子上不起大学。让王庆来说个数字,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07年发布的《“十五”期间中国青年发展状况及“十一五”期间中国青年发展趋势研究报告》显示,在18年时间里,中国大学学费涨了约25倍,而同期,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只增长了4倍,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只增长2.3倍,大学学费的涨幅几乎10倍于居民收入的增长。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初,读大学基本不花什么钱,学生每年缴纳的费用只有百把块,到90年代中期,每年的学费加上住宿费,基本上不超过千元。而最近几年,仅学费一项,大部分学校都定在了5000元左右,再加上食宿费、生活开支,一个大学生的开销每年要在万元上下,同90年代初比起来,这些费用加在一起远远不止涨了25倍,将高校收费定格为猛于虎虽然有些过,但称它为压在普通国民身上最为沉重的一座大山却一点也不夸张。所以,王庆觉得,面对这样的状况,国家主管部门是应该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了,高校如何收费,应该以普通家庭的孩子能否轻松地交得起大学学费作为标准,才是衡量大学收费是否合理的终极依据。因为大学不是盈利的地方,大学之“大”,并非大学校园之大,高楼之大,规模之大,利润之大;而是大学精神之大,大师之大,人文之大,培育人才功能之大,社会责任之大。

    文章来源:王庆天天见